快捷搜索:  

交换的一天-莫让“刚需捆绑”挡住他人归乡路20

交换的一天,莫让“刚需捆绑”挡住他人归乡路20。

1000多个日夜,摩托车骑行3万多公里,穿行在村落田间,广西桂林阳朔县普益乡大山村第一书记李振华被称为“摩托车书记”——

让村民日子越过越红火(青春派)

李振华骑着摩托车行驶在已经加宽硬化的道路上。

本报记者 李 纵摄

核心阅读

骑着摩托车往返桂林和驻地、进村入户走访民情、到县里乡里为民办实事,被村民称为“摩托车书记”

当初的小泥路只通摩托车,如今村民们买的小汽车都能开进村了

“早晨还没起来就听到摩托车的刹车声,我就知道李书记又来了。”广西阳朔县普益乡大山村村民黎兴梅说。黎兴梅口中的李书记叫李振华,是个80后,2015年10月,他从桂林市林业和园林局派驻阳朔县普益乡大山村委任第一书记。进驻大山村委以来的1000多个日夜,他骑着摩托车往返桂林和驻地、进村入户走访民情、到县里乡里为民办实事,被村民称为“摩托车书记”。

1000多个日夜,李振华的摩托车坏了一次又一次,修了一次又一次,如今行程超过3万公里,也跑出一份亮丽的成绩单:争取资金1000余万元,修建通村道路11条总计15千米,修建饮水工程5处;发展脱贫产业2项,其中砂糖橘800亩、大山虫仔鸡1.44万羽。大山村农民年人均收入由2015年的7000元增长到2017年的8500元,已于2016年底整村脱贫摘帽。

修出一条致富路

普益乡大山村名副其实,共有11个自然村位于大山深处。对于自小在城市里长大的李振华来说是个“偏远地区”。

“行路难”是李振华对大山村的第一印象。2015年10月,他上任时便是骑摩托车进山的——因为从桂林到大山村要转四五次车,很麻烦,李振华干脆骑着摩托车从桂林一路到大山村,骑了近3小时,一进村里就差点摔一跤。一路摩托车骑下来,他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下了县道后村道仅3.5米宽,坑洼不平,小汽车无法会车,有的地方只能走摩托车。“尤其是村委会前的这段很陡的之字形路,一到下雨天摩托车很容易摔跤。”李振华说。

大山村支书彭地禄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李振华的情景:“他骑着摩托车停在村委门口,我还以为是哪个村民来办事呢。”

修路的种子在第一次进村时便种在了李振华的心里。后来调研中,他也发现,路是制约大山村发展的关键因素——农货运不出去,客商上门收购价格上不去。“村委一合计,修条好走的水泥路就成了我的第一个任务,先把硬件搞起来!”李振华说。

“知易行难,村委之前难道不知道要修路吗?只是受限于资金和土地。如今虽有了扶贫专项资金,占地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一样是空中楼阁。”李振华说,大山村是山区,人均耕地本来就少,村民仅靠几亩薄地生产生活,修路要占地,很多村民确实难以接受。

“那时候一听到摩托车的声音,我就知道是‘摩托车书记’来给我做工作了。”村民黄维清说,当时新路要占去他家后山的不少地,他坚决不同意,李振华就隔三差五来找他“谈心”。

“那两个月我基本上隔几天就去一趟,两个月去他家不下10次,不让我坐我就站着说,不给水喝我自己带,总算把这位老哥给说服了。”李振华感慨。

就是用这种啃硬骨头的劲头,路修成了。如今,大山村委已修(扩)建硬化道路11条,全长15.8千米,总投资达630多万元。“路好了胆子更大了,今年我打算还种3亩沃柑,到时卖个好价钱。”村民梁少财说,2015年自家种的砂糖橘收了5万斤,当年市场行情非常好,但由于水泥路没有修好,老板进来收就压价,1斤只给了5.5元。2016年,路修好了之后,当年产的6万斤砂糖橘,在市场行情不如2015年的情况下,还卖出了5.7元一斤。

靠着一辆摩托车,刚来就办了件大事,李振华从此就有了“摩托车书记”的名号。

特色养殖业兴旺起来

解决修路问题,对李振华来说,只是迈出了第一步。李振华心里很清楚,未来要走的路还远着呢。李振华首先想到的,是要为村子找到一条长远发展的路。可是发展什么呢?村里以前种些柿子、板栗等都是自给自足,没有什么成规模的产业。

在不断的琢磨中,“大山虫仔鸡好过鸟”这句在阳朔广为流传的俗语让李振华动了心思。原来,大山村山地多,农户家养的鸡都是在山林中散养吃虫长大,因而得了个虫仔鸡的名号,味道鲜美,但由于农户大都是散养几只,规模不大,市场上供不应求。

“能不能把虫仔鸡养殖产业化?”说干就干,李振华联系了桂林市林业和园林局,首先为贫困户免费提供1400羽鸡苗试养。

村民练起龙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2016年,在李振华的鼓励下,贫困户练起龙领养了200羽鸡苗,准备大干一场。鸡苗虽然是练起龙在养,李振华也没少操心,他给练起龙送了小鸡食料,还专门给村民做了一些培训。但由于第一次养,练起龙领养的200羽鸡苗存活了150多只。“但就是这150多只,也让我赚了一万元。”练起龙说。

2017年,练起龙领养了325羽鸡苗,收入2.34万元;2018年,他将领养的鸡苗扩大至500羽,当年收入3.5万元……收入的一步步增长,让练起龙家笑逐颜开,如今他的家里换上了新电视,还连接了网络,日子越过越红火。

练起龙的成功,让村民看到了希望。在榜样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了养殖虫仔鸡的行列……在县科协指导下,当地还成立了“大山虫仔鸡协会”,助力打响“大山虫仔鸡”品牌。“目前虫仔鸡的产量仅仅是桂林市园林系统内部就已经供不应求,下一步我们准备扩大养殖规模,注册虫仔鸡商标,大力推动大山虫仔鸡产业发展壮大。”李振华说。

不能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李振华又瞄准了砂糖橘种植,开始发动村民参与。有了虫仔鸡成功的先例,村民纷纷投身其中,种植总面积从2015年700亩发展到现在的1500亩。

不舍大山情

李振华刚下乡时,妻子已经怀孕,孩子出生前一天,他还在村里忙活,照顾孩子的重担自然都落在了妻子身上。

每个周末李振华都会骑摩托车回家看望妻儿,周一到周五就顾不上了。“有时候也挺心疼他,担心他在村里没人照顾,更担心他骑摩托车路上不安全。”妻子李双梅说。

妻子的担心并非多余。2017年2月的一天,李振华在骑摩托车赶往阳朔开会途中遇突发情况跌倒,导致头部受伤,摩托车也多处受损。虽然脑袋上缝了4针,但没过几天,他又骑着摩托车回到了村里。

2018年3月,第一书记任期满了,在和领导讨论后,李振华选择了留下,选派到阳朔的11位第一书记,他是唯一一个留任的。“他有能力,也热爱基层,我们希望他留下。”阳朔县普益乡乡长倪发军说。

李振华又跨上了那辆一直陪伴他的摩托车。“当初多亏了这辆摩托车,很多农户家里都是小泥路,只有摩托车能到。如今不一样了,村民们买的小汽车都能进村来了。”李振华说。

谈到村子未来的发展,李振华早已在心里做好打算:首先要争取把村子里剩下的两条泥巴路修好,然后要争取建好村级活动场所,让村民的文化生活也丰富起来。同时,把村里的电商也发展起来,让村子里的农产品卖得更远,让村民日子越过越红火……

李 纵

李 纵

记者问到: 兰帕德回去切尔西执教,是个挺浪漫的故事吧,你觉得这是正确的任命吗? 被穆帅简短回应: 不谈足球。


就在今年初,罗某等人在吉英家偷了6头黄牛,价值近8万元,身体状况本就不佳的吉英大病一场。对于家境贫寒的吉英来说,牛是她一家人赖以为生的希望。

东方市是海南西部农业大市,耕牛是农民必备的生产资料。然而,一伙流动作案的不法之徒频频把黑手伸向农户的耕牛、农用车等,就连贫困户也不放过,严重影响了农民正常生产生活。

近日,海南省公安厅海岸警察总队(筹备组)东方支队、昌江支队等一举打掉一个以昌江黎族自治县叉河镇老羊地村村民韦某祥、罗某明、陈某尾为首的特大跨市县流窜盗窃团伙,先后抓获22人,侦破案件85起,追回耕牛16头。

耕牛接连不翼而飞

2018年10月18日晚上10时许,暴雨倾盆,东方市四更镇赤坎村64岁老人李显文家中牛棚的锁头被人打开,牛棚内一头黑色、体重约400斤的水牛被盗。按理说,除了主人,牛是不会任人牵着走的,但作案者的手法干净利落,现场连半颗烟头都没有遗落,沿途村道没有监控,因雨太大现场也没有留下脚印。

耕牛被盗后,李显文立即向省公安厅海岸警察总队(筹备组)东方支队四更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民警立即着手侦办工作,并迅速发动村民连夜寻牛。

“就在民警全力破案过程中,东方市四更、三家等乡镇农村地区又频频发生了耕牛、摩托车、农用车被盗的类似案件。”四更派出所副教导员石炯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2018年11月17日凌晨,四更镇来南村村民赵永全、符孙权拴在自家对面树下的两头黄牛被盗,赵永全家被盗的还是扶贫耕牛。5天后的凌晨,四更镇下荣村村民吉家威、文月专拴在牛圈里的4头黄牛也被盗。

据介绍,在当年的11月、12月,是这伙人的作案高峰期,其间隔两三天就到东方市来偷牛,一晚上少则一两头,多则七八头,扶贫户的牛也不放过,甚至在2019年4月11日中午,该团伙被抓的前一天,他们还在三家镇偷了一头水牛。

办案民警分析发现,盗牛案件主要发生在夜晚,尤其是雨夜,其中凌晨1时至3时是高发时段。被盗窃对象主要为老人,55岁以上老人居多,其中还有多名贫困户。主要以盗窃成年黄牛为主,其次为水牛。

“作案手法主要为暴力撬锁进入村民家中或牛圈内,然后用刀割断绳子(也有直接解开牛绳)和牛铃铛,然后拉牛到偏僻树林装车。从现场痕迹分析,作案车辆主要为面包车和正三轮摩托车,多名犯罪嫌疑人结伙持械作案。”石炯说,犯罪嫌疑人反侦查意识强,现场几乎没有留下有用的线索。

为此,省公安厅海岸警察总队(筹备组)东方支队迅速抽调办案骨干联合东方、昌江公安局相关人员组成专案组,集中统一开展案件侦办工作,并派驻支队机动中队10名警力专门负责辖区巡逻防控,降低发案率,帮助村民减少损失。

“牛魔王”窝点浮现

“我们在侦办该系列案中发现,盗窃地点多发生在东方市和昌江县交界的农村地带。”四更派出所民警黄晶介绍。

2018年12月,专案组民警把东方市农村的盗牛盗羊案件进行串并梳理,发现在东方市东河镇的一起盗羊案中,有一辆面包车出现在现场,面包车上坐着多名男子,有极大的作案嫌疑。经民警循线追踪,终于成功锁定了车上的犯罪嫌疑人。随后,民警顺藤摸瓜,扩大侦查范围,分析出昌江县叉河镇老羊地村韦某祥等7名男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四更镇多起案件发生时韦某祥等人均在现场出现过。

2019年1月6日,得知嫌疑人盘踞在老羊地村之后,石炯、黄晶开始深入村里摸排调查,并逐渐摸清了犯罪嫌疑人居住地、落脚点等信息。2019年4月12日上午,按照海南省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雷霆三号”集中收网行动部署,省公安厅海岸警察总队(筹备组)东方支队、昌江支队和东方、昌江公安局出动470名警力,以打击韦某祥等人为首的盗窃团伙为切入口,对老羊地村进行围捕清查,一举打掉该盗窃犯罪团伙,并开展集中整治行动。

据统计,截至4月25日,警方已成功抓获涉嫌盗窃、销赃犯罪嫌疑人22名,侦破案件85起,涉案金额200多万元,其中盗窃案件70多起,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件15起。

专挑独居老人下手

抓捕成功后,民警立即连夜组织开展审讯工作,派人再次赶赴老羊地村开展走访,搜集被盗耕牛、摩托车等物证,固定犯罪证据。在铁证面前,犯罪嫌疑人不得不认罪服法。

据犯罪嫌疑人韦某祥坦白,昌江县叉河镇老羊地村距离东方市北面的四更镇只有一江(昌化江)之隔,步行50多分钟便可到达。“兔子不吃窝边草”是他们的信条,因此东方市的四更镇、三家镇便成了他们作案的首选目标。

据介绍,每次作案之前,犯罪嫌疑人都会提前踩好点,谁开车,谁放风,谁开锁,谁牵牛,都有详细分工,专门挑五六十岁的独居老人家里下手。“他们每次作案都会选择偏僻农村小道,或开车或步行到东方市作案,除了携带作案工具外,每人都头戴头盔和口罩。”石炯说。

一旦得手后,为了防止在大路上被警方拦截,韦某祥等人有过深夜牵着牛从水浅的地方蹚过昌化江返回老羊地村的疯狂行为。有时他们还先去偷三轮车,再去偷牛,然后用偷来三轮车运输牛,就地取材,一石二鸟。

因为有着详细的分工,韦某祥等人对赃物也有自己的分配逻辑,即“能者”多得。但盗贼是没有信誉可言的,只因为一次分赃不均,这个团伙几名骨干不欢而散,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合作”,后来因为没钱便又勾结在一起。

“只要值钱的都偷,牛羊、家禽、摩托车、农用车、铜线电缆、喷带等都是他们的作案目标。”石炯说,该盗窃团伙除了盗窃财物种类繁多外,数量也很惊人,曾一晚上偷了农户7头牛。

而且,该团伙中4名有“前科”的成员专门负责“传授”其他成员作案经验,例如作案时机选择、踩点、开锁等。团伙层级分明,分为组织者、盗窃成员、中介、收购等。从盗窃到销赃有“一条龙”式的完整渠道。赃款由团伙成员瓜分后,都用来吃喝玩乐,没钱后又接着去偷,如此往复,贻害一方。

2019年4月25日,省公安厅海岸警察总队(筹备组)东方支队举行退赃仪式,民警现场向村民返还农用拖拉机1辆,耕牛3头,余下的13头牛正在陆续返还中。

高雄市长韩国瑜和妻子李佳芬。(图片来源:台湾台湾《中国时报》)

韩国瑜和妻子李佳芬自从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后便受到各界关注,这段期间也不断受到各种言论抹黑。11日,李佳芬在接受某节目专访时不禁委屈落泪,她表示自己不是钢铁人,比起现在的生活,更想回到韩国瑜当市长前的样子。

李佳芬同时提到,女儿韩冰回台后,第一句话就是“妈妈,你好辛苦喔”,且才回来一个礼拜,韩冰就说她受不了了。对此,韩国瑜在受访时也表示,韩冰此次回来是因为放暑假,学期间功课压力比较大,所以回来台湾放松一下,但现在家庭生活已经主旋律都变了,心理压力大一点、想要好好轻松一下,在目前状态显然不容易,所以才会这样讲。

而面对巨大的压力,护妻女心切的韩国瑜更强调,“对我有任何不满直接冲着我来,相信不要对着家人,这是人与人相处最基本的要求跟最基本的拜托”。

本文来自黑龙江省鹤岗向阳区门户网站,由【初级投稿人:彭帝儒】原创,欢迎观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澳門百家樂AG澳門百家樂AG百家樂澳門百家樂赌博游戏百家樂官方網站赌博游戏AG澳門百家樂AG亞遊官網AG澳門百家樂官方網站網上百家樂澳门现金官网AG電投亞遊澳門百家樂官網AG